夏峈霠

他人即地獄

【赤琴琴赤無差】萬聖節

閱讀前須知:

1.此為大約1500字的短篇,cp為赤琴琴赤無差,無H。

2.赤井稍稍歡脫有,ooc有,文筆糟糕流水帳有、蠢有。

3.覺得想吃蘋果糖想吃想吃想(翻滾流口水)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那請往下拉吧w



「砰」的一聲槍響劃破夜晚的寂靜,被害人腦門開出鮮紅的花,用完美的拋物線倒下。美麗而淒絕,如果身材可以更好點兒而不是笨重癡肥的那種就更棒了。

不過誰在乎呢。

 琴酒心累的把槍裝進身旁漆黑的吉他袋裡,暗夜裡純黑的風衣幾乎消融於夜色背景,飄揚的金髮發出微微幽光,如鬼魅。

 
工作結束。明天一早的報紙頭條將會是選情如日中天的OO議員身亡的消息,而他,現在要回家睡覺。無聊的工作無法讓血液沸騰,只是徒增困倦罷了。

 
公寓的走廊一如既往的一片漆黑,只有沿途亮起的微弱照明燈。赤井要是在估計也睡了,如果沒事他是不會熬夜的,總是像個乖寶寶準時10點上床隔天起個大早,不過這種規律的日子說實在扣掉他酗酒、鋼管舞跟夜間飆車後其實沒剩多少。

 
鋼管舞。

 
琴酒撇了撇嘴推開門。

忽視門鎖上時發出的響亮喀拉聲,他粗暴的脫下風衣扔在地上一個箭步走向沙發再粗暴的將自己摔進沙發,動作一氣呵成。好不容易回來了,我要放空我要睡覺。琴酒有些渙散著想著。

 
然後,他聽到沙發發出一聲驚叫還伴隨奇怪的蠕動感,
嚇得他立刻跳起拔出貝瑞塔,瞇起眼想看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無奈剛從外頭回來的他還沒適應屋裡的完全黑暗,只能聽見窸窸窣窣的聲音持續著,琴酒全身緊繃往沙發的反方向退了兩步。

 
「…trick….or…. treat?」嘶啞破碎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語畢還發出咯咯咯的奇怪笑聲,熱氣乎在耳際的感覺微微發癢,他知道是誰了。

琴酒一個旋身舉起貝瑞塔精準抵上來者的下顎,無視他拿手電筒從下往上把自己照成鬼的幼稚舉動。

 
「BANG如何?」

「琴酒,不給糖就搗蛋的遊戲裡是沒有BANG的選項的。」

赤井笑嘻嘻的打開客廳的燈,琴酒這才看清楚赤井身上的裝扮,紅色的短吊帶裙,純白的襯衫上乾涸的血跡星羅棋布,臉上還戴了一個表情兇惡的西瓜頭女孩面具。

「….你腦袋撞到了嗎?女裝?RYE,我還不知道你有這種癖好。還有這什麼醜不拉基的面具。」

「總部的萬聖趴啊,你以為小朋友的要糖之旅會放過這麼大的公司嗎?當然要把他們嚇得屁滾尿流奪門而出哼哼。」

「還有你這什麼短裙?他們是被男人腿嚇到屁滾尿流的吧。」

琴酒鄙視的打量赤井的裝扮,而赤井則是一臉毫不在意把面具扯下丟在一邊。

「我覺得我的腿算是不錯的,而且你明明每次做的時候都會把他舔上一遍。」

「….回到女裝癖的問題。」

「噢不,琴酒,別再討論這個了。我知道你只是歧視小學生,換成空姐你爽得很重點才不是裙子跟腿。」

琴酒難得窘迫的打斷赤井的話,後者聽聞後狠狠的翻了個白眼,走向出房打開冰箱,一邊翻找東西一邊說反唇相譏。

「我不….」

琴酒話還沒說完就被一個甜膩的東西塞了滿嘴,定眼一看,是紅色的蘋果糖,帶皮蘋果外頭澆上一層脆脆的糖漿,像是傳統祭典會出現的那種。

「你既然不想選那我就幫你選treat了,不錯吧,這是我昨天晚上冰進去的。」

赤井愉快的咬了口手上的鮮紅糖果,發出喀哩咖哩的嚼食聲。

琴酒認命的把糖從嘴裡拔出來,也跟著咬了一口。

其實還不錯,就是有點甜。他一邊嚼一邊想著。

 

「萬聖節為什麼要吃這個?」

「傳統啊傳統。」探進冰箱把整盤蘋果糖端出來,銀白色的不銹鋼盤上定定地黏著4個倒放蘋果糖,廚房燈光的反射讓糖漿看起來像是寶石一般光彩。

「太妃糖蘋果可是英國跟美國萬聖節的傳統呢,裡面加刀片也是傳統之一,因為要糖小孩實在太煩了。」赤井蠻不在乎的說著,看琴酒吃糖的動作嘎然而止,他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騙你的。我怎麼能對號稱愛的蘋果的蘋果糖做這種事呢,親愛的琴酒老大?」看赤井整個人貼了上來,還露出諂媚的微笑。琴酒也不禁微翹起嘴角。

「愛之蘋果這種東西也不過是番茄罷了。」

「….真是沒有情趣。」

冷哼一聲拉過眼前囂張的人,舌霸道不客氣地掃過對方口腔黏膜的每一處,赤井不甘示弱的反咬琴酒,在蒼白的薄唇上留下赤紅的牙印。兩人一路磕磕絆絆的拉扯著,直到琴酒因為不小心踩到了赤井扔在地上的面具而失了先機被推倒在沙發上。

 

「這真是個好面具。」赤井一手撐在琴酒耳邊一手拿起地上的面具,語氣讚賞。

「….該死的醜面具。給我起來。」

「想得美。trick or treat?」

「…什麼東西。」看赤井把慘笑著的詭異面具戴上,琴酒皺起眉。

有著男人腿的小學生發出如琴酒進門時的刺耳咯咯笑聲,俯身在琴酒的耳邊。

「既然沒有treat,那我就只好trick了喔?」

 

END

 

備註:

法文的Pommesd'amour翻譯為愛之蘋果,可以是番茄或蘋果糖。

雖然真的發生過,但是請不要在蘋果糖裡加刀片,很危險。

 

小番外:

 

「RYE,所以你扮的是什麼?小丸子?」

「琴酒你居然知道小丸子!不過答錯了,小丸子又不是鬼。」

「我也覺得,因為太醜了。所以到底是什麼?」

「花子。」

「………」

【赤G/G赤無差】PADW

閱讀前須知:

1.OOC注意、赤井放縱注意、琴酒少女(?)注意

2.腦洞來自上面那張圖、PADW的限時活動

3.背景為赤井臥底被揭發後、目前與組織維持微妙平衡、與琴酒同居中





沒問題的話請往下拉w





琴酒怎麼也沒想過、赤井也會是個手機中毒患者。

要說是中毒患者好像也有哪裡不對。事實上赤井換上智慧型手機並不是一天兩天的事,琴酒也從沒看過他有哪時像現在這樣抓著手機攤在沙發上滑啊滑的,不知道在滑些麼東西,還眉頭深鎖一副糾結樣,連臥底時都沒看他這麼緊張,真是不敬業。

啊不過赤井本來也不是什麼敬業的人就是了。身為一個以正義為理念的FBI探員,不僅曾經腳踏兩條船現在還跟FBI的頭號公敵組織裡的幹部混在一起,詹姆士到以為什麼還沒把他開除???

……跑題了。

總之最近的赤井整個人陷在手機裡沉迷的程度到身為同居人兼地下男朋友的琴酒有點受不了,他完全不明白手機到底有哪裡值得浪費那麼多時間,不就是個連絡工具嗎?當然他也知道手機遊戲現在正當道,當道到整個組織裡都是中毒患者。

柯爾跟香堤手機裡裝著無數款射擊遊戲,成天打對戰打的大呼小叫、貝爾摩德賭場嫌玩不夠繼續在虛擬德州撲克裡一把接一把的賭。BOSS的手機裡裝的是神魔之塔,琴酒之所以會知道是因為他不止一次在開會時看見BOSS偷偷把手指放在他的IPHONE6上面轉啊轉的然後螢幕就爆出一陣五彩的亮光。

琴酒完全沒有興趣知道的事其一是BOSS到底是如何一邊目視前方一臉莊嚴肅穆一邊玩神魔玩得不亦樂乎,而另一件則是伏特加的手機裡除了Lovelive和偶像大師到底還有多少款少女偶像音遊,每天看他對著螢幕哼哼唧唧露出少女的笑容,琴酒簡直想拿槍用槍托把他敲進地底眼不見為淨。

對於琴酒來說,有空去玩那種根本不存在於現實的東西,還不如保養槍或者聽聽古典樂、看看詩集什麼的。他本來以為赤井雖然休閒娛樂是飆車賭博喝個爛醉但也跟他一樣只把手機當成聯絡工具其他時候不屑一顧,起碼不像組織其他人一樣人生空虛到需要對著手機發花痴。

但是他錯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赤井抓著手機的頻率越來越高,時間越來越長,琴酒甚至在一次帶領組織成員跟FBI對幹的時候,看到赤井窩在樹叢旁美其名是埋伏實際上根本抓著手機在跟BOSS做著差不多的動作。

「…..赤井秀一」

「恩?幹嘛?」

琴酒一臉複雜的看著赤井雖然回了自己話但是顯然沒有要打算放下手機理理他的樣子,突然覺得有點小打擊。

難不成手機比自己還重要?

不,自己絕對不做跟手機吃醋這種蠢事。琴酒在內心對自己突如其來的患得患失翻了個白眼,身體往赤井的方向傾想看看赤井這幾個禮拜來到底在做什麼。

「幹嗎啦?」赤井警戒的往後縮,順便在一瞬間將螢幕黑屏。

琴酒覺得更鬱悶了,不但忽略自己還不給自己看他到底在做什麼,但自己又沒有那個臉像個小女生一樣要求看情人的手機,只能靠回沙發上,一邊假裝在研究槍械一邊斜眼看著赤井繼續盯著手機滑啊滑的。

總之在那段時間裡,琴酒可以說是備受冷落,雖然他也算是信奉戀愛需要空間的男人,但是整整一個月都看著自家男人只要有空就是跟手機相親相愛,就算是琴酒也是受不了的。

好家在這件事只持續了一個月,一個月後赤井又莫名恢復到之前手機亂丟想知道他又去哪裡喝個爛醉打通電話卻發現鈴聲從花盆裡傳來的狀況。

「所以,你之前到底在用手機在做什麼?」在一次組織的酒會上面對爛成一攤泥的赤井秀一,琴酒終於有機會問出這個一直藏在他心中的小小疑問。

「….什麼?喔、那個沒麼啦哈哈…..」赤井沒有臉色潮紅眼神也堪稱清明,但是琴酒就是知道他現在不僅喝盲了可能還嗑了點什麼東西。

「不就是貓耳嗎哈哈哈…..」他看他笑著朝他靠近,一臉愉悅地在他唇上啄了一下,再仰頭豪邁地乾掉第N杯白蘭地。

…..貓耳?





之後:

「貝爾摩德。」

「阿拉,是GIN呢。是什麼風把你吹來啦?」

「你知不知道有什麼遊戲的玩法跟BOSS再玩的那個一樣?」

「有是有,但是你問這個幹嘛?」貝爾摩德一臉狐疑地盯著琴酒,怎麼,這個冷到天邊還古板的要死的男人是哪根筋不對居然想跟他打聽手機遊戲?

「只是問問。」琴酒不耐的嘖了一聲。「所以到底是什麼遊戲?」

「PAD吧,神魔會被說成神抄之塔也是因為這個遊戲…..啊,RYE之前好像就是在玩這個?不過最近好像沒怎麼玩了…..」貝爾摩德說著說著突然像想起了什麼似的露出一抹狡詰的笑---一看就知道沒好事的那種。

「吶GIN,你該不會是因為RYE那陣子都在玩他的手機不理你你覺得心裡不平衡才來問我這個的吧?」

「想像力真豐富啊女人」琴酒的語氣十足挖苦,不過貝爾摩德的興致可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被打消的。

「我知道RYE在做什麼喔,想知道嗎?」

沒等琴酒答腔,自動如貝爾摩德愉悅的拿出手機,打開了某個頁面遞給琴酒。

看著一頭銀髮、純黑風衣跟禮帽、還拿著個手提公事包,特徵跟簡直自己一模一樣的不明生物,琴酒的心情比當初赤井在滑啊滑自己卻沒臉皮問他在做什麼的時候還要複雜。

「這是PAD附設的,可愛的養成遊戲。可不是嗎,看看這個蛋龍,還有貓耳朵呢。不知道赤井最後有糾竟沒有克服轉珠障礙拿到這個呢~」

看琴酒表情扭曲的戳了戳自己手機屏幕上那隻琴酒蛋龍讓牠發出「TAMATAMA」的叫聲,貝爾摩德笑意十足的補了句風涼話。

「阿不過這個活動時間已經過了喔,下次注意點吧GIN君~」





啊哈哈這個腦洞、蛋龍GIN實在太可愛了w
赤井的設定是轉珠白痴喔、至於最後赤井到底有沒有拿到蛋龍GIN就讓他成謎吧哈哈

第一次寫同人就送給赤G了、請多多指教!

歡迎拍打鞭策搭訕餵食喔/

穿基德衣服的新一


只是突然想這麼做而已w


源自 花肆流 的鬼囈 第十七章

小哀在店裡的那一幕
「讓女孩子等可是很失禮的。」

我好喜歡小哀也好喜歡花花喔(心(什麼東西#

請多指教!
ps手機到底怎麼艾特人啊覺得困擾QQ

源自 @花肆流 太太的鬼囈設定
總覺得陰陽師的快斗非常的棒-////-

有點抓不到氣質就是了TT

擅自畫了這個設定
如果原作者覺得不喜歡麻煩聯絡我、
我會立即刪除的、謝謝:)

第一次用lof好緊張><